青藏科考

南迦巴瓦短周期密集台阵观测科考日志之四—收台

文章来源 :
2020-08-14 18:25


自2020年6月20日布完台以后,暂时感觉松了一口气,至少我们真正意义上的工作已经开始了,仪器布过去以后可以记录资料,这些资料可以拿来做点工作了。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什么的,我们台阵工作期间,全球发生了多次5级以上大地震(图1),震级大于6级的地震,不管多远,在我们的台阵记录上都会有相应的记录。特别是我们台阵工作期间,在波密发生了一次中小地震震群,4级以上地震就发生了好多次(图1),其实波密发生这样的震群并不稀奇,我爱人在地震局预报部门工作,我跟她提了一下波密发生了好多个小地震,她告诉我这一块的小震群过几年就会发生一次,也是中国地震局跟踪研究的一个重点区域。这次震群距离台阵最近台站的距离只有40km左右,这应该是这次观测中非常正规的一手资料,希望在后续资料分析中能利用这些近震资料对该区域的结构和地震活动性有一个新的认识。

1.png


   2.png        3.png

图1 台阵布设期间全球5级以上地震(上图)、全国3级以上地震(左下)及西藏地区0级以上地震震中分布图

我们布设的ZLAND仪器,根据供应商提供的信息,常规的待机时间是35天,好的话可以挺到38天,去年在珠海到连州剖面观测期间,最长也就35天。在南迦巴瓦台阵观测期间,另外一个非常不好的情况是今年藏南那边雨水特别多,318国道经常出现塌方和滑坡,导致道路的损坏,这种滑坡和塌方对我们仪器的安全也是致命的,我们一起都是沿路布设,看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心里面也在为仪器的安全担忧了。7月24日,距离我们布设完最后一台仪器也已经过去了35天,我还是和文天一行两人,重返林芝,开始了我们前途不明的收台工作。

7月24日一大早,还是和上次布台一样,我们一早6:00乘坐南航的飞机于9:30到达林芝米林机场。这次的天气,天空中阴云密布,飞机上很难看到高耸的山峰,相比上个月,这段期间疫情又出现了反弹,因此下飞机以后的安检一点也没有放松,在紧张的气氛中完成了测体温、登记和行程说明等事项。

4.jpg

图2 凌晨5点多的广州白云机场   阴霾的青藏高原               流淌的尼洋河

运气不好的是我们刚刚到林芝,就遇到了318国道林芝到波密的路段塌方,无法正常通行,我们只能在林芝等待,还好的是25号一早就听到路段可以通行的通知,因此休整一天之后我们按照原来布台的路线,先到波密和原来参与野外的老乡汇合了。林芝到波密一路上,车开的也是非常艰难,在通买大桥之前的一段地方,由于道路塌方只能单向通行,我们在那一块整整被堵了4个多小时,路过一个2公里长的隧道时候,发现对面车道整个隧道里面堵的都是车,想想我们只是堵车的时候没有被困在隧道里面,还有新鲜空气可以呼吸,堵在隧道里面由于西藏的隧道没有路灯,空气又比较污浊,堵几个小时那种痛苦可想而知。好歹经过7、8个小时的颠簸,顺利到达了波密,和原来布台的各位弟兄们汇合了。

5.jpg

图3 堵车、塌方的318国道

汇合以后,第二天就开始收台的工作,按照我们原定计划,收台会比布台快很多,5天肯定可以干完,但是后面还是遇到了这个季节意料之中的巨大困难。从波密往北到倾多镇的仪器,由于道路没有受到雨水的影响,整个工作过程都比较顺利,100多台仪器2天基本上就收完了,唯一的一次意外是有一台仪器被小规模的泥石流和流沙掩埋了1米多,问天带着司机和老乡花了一个多小时就挖了出来。

6.jpg

图4 被小规模的泥石流和流沙掩埋了1米多的仪器

就在到达波密的当天,当地老乡就告我们一个不幸的消息,波密到墨脱的公路遭遇塌方,已经断了很多天了,听说是近一两天就好,但是没有确切时间。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波密到墨脱的公路上我们放了200多台仪器,如果不知道公路啥时候通,我们野外雇工和租车的成本会大幅度增加。25号下午联系墨脱县农科局的袁局长寻求帮助,电话联系以后袁局长告诉我他本人也因为墨脱公路冲断被困在波密9天了,另外他还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27号墨脱公路可能会通,26号基本上把北面的仪器收完了,还剩一小部分27号上午继续去收。27号中午时候我联系袁局,他告诉我27号一大早墨脱公路通了,他已经回到墨脱了,听到这个消息,我赶快联系我们野外的人员,停止北面的工作,先全部进墨脱去把南边的台站收了。

但我们兴冲冲的开完墨脱的时候,在墨脱公路52K检查站的地方,我们再次被拦住了,而且告诉我们一个很不幸的消息,刚刚开通的墨脱公路又断了,车辆一律不能通行,具体什么时候开通等待通知,多次协商无果我们再次回到了波密。


   7.jpg        8.jpg

图5 52K检查站附近的嘎隆拉隧道及等待通行的车辆

第二天一早,继续找墨脱县农科局的袁局长寻求帮助,但是袁局长也不确定道路什么时候能通,我们只能在波密耐心等待。29号上午,再次联系袁局的时候,他告诉我们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墨脱公路发生的滑坡非常巨大,近期内道路开通无望。同时他也告诉我们,80K到墨脱60km不到的路段,滑坡、塌方有50多处,我们沿路布设的仪器能回收80%可能就不错了,这对我们无疑是一个大的打击。

9.jpg

图6 墨脱县农科局袁局29号发来的墨脱公路信息

道路的冲段加上雨还在不停地下,让我们对仪器的安全开始越发担忧起来,又等待一天之后,还是看不到路通的希望,而且还有可能发生更多的塌方、滑坡与泥石流,那种情况会大大增加我们仪器丢失的风险。因此在无奈之下,和司机师傅商量之后,最终做出了一个“硬闯”墨脱公路的决定。在波密和墨脱之间有两个检查站,分别在52K和80K,墨脱公路大塌方的地方在80K以后,当地老乡告诉我们,由于墨脱公路冲段是常态,在路断的地方要通过只能靠步行,此外,在路断的地方有老乡会帮忙背运一些东西。我们做了初步计划,先请当地政府部门协调,让我们过52K检查站,收取52K到80K的仪器。到80K之后看情况,要是条件允许的话,在保证全部成员安全的前提下,将我们自己的车留在80K,步行通过塌方路段,然后租车前往墨脱开展工作。

后面的过程算是比较顺利,经过多方协调,我们通过了52K检查站,沿途收取了我们布设的仪器,赶往80K。在这期间又有一台仪器被滑坡掩埋,经过拉巴和多加两位能干的小伙一个多小时的努力,顺利地挖出了这台仪器。此外,在这一段路上,我们布台时候发现了几个非常粗的只剩半截的大树,在树洞里面我们放置了3台仪器,后面也是打算对放置在不同场地的仪器记录资料进行一个系统的对比分析。


   10.jpg        11.jpg

12.jpg

图7  被滑坡掩埋的仪器,放置在树洞中的仪器

墨脱公路沿着雅鲁藏布江而修建,绝大部分路段都在半山腰沿着河谷而下,80K是波密前往墨脱之间很繁华的一个地方,由于这一块地方相对比较平坦,原来墨脱县政府请外面的设计公司,对这一块进行了整体设计和修建,这一块已经变成了一个相对繁华的地方,往来于墨脱公路的旅客都会在此歇息或者吃饭,甚至有人也会在这里住宿。通过熟人我们联系到了80K的一位藏族老乡扎西,熟人告诉我们要过断路的这一段和80K检查站,可以找扎西帮忙。我们到达80K的时候联系扎西,他当时很忙,我们就在一个川菜馆先吃午饭,吃完午饭以后扎西告诉我们他回到了80K,正在炒菜,我当时还有点吃惊,藏族老乡男人下厨的不多呢,后面才知道他在80K开了一家较扎西尼玛的藏餐馆,我们直接将车开到了他的饭馆,和他协商怎么进入墨脱。另外手连续下雨影响,80K已经停电好久了。

我们的车辆肯定是不能进去的,但是断路的地方距离80K还有12公里,我们有好些人和装仪器的包要带进去,80K检查站车辆是不让通行的,唯一能走的交通工具是摩托。最终请扎西帮忙,联系到了多辆摩托车载着人和仪器的箱子,赶往墨脱公路塌方的地方,我们自己的车和收的仪器放在了扎西的餐馆。在这一段我们也布设了15台仪器,一大帮人组成的摩托队沿路收回了15台仪器,这一段路由于连续下雨,很多地方摩托车也不好走,需要下来推一段。


   13.jpg        14.jpg

15.jpg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图8  拉人和仪器的摩托

到达断路的时候已经下午五点半了,幸好最近这个季节天黑的比较晚,八点半以后天才黑,路段的非常厉害,而且是齐刷刷的断,原来半山腰的道路完全没了,看着这种情况,要过这样的路让人有点胆战心惊。也许是当地老乡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他们一点也不当回事,只问我们带的包和行李要不要他们帮忙背过去,我们人直接走过去就行。看着他们都那么走着,我们最终也让老乡帮我们背东西,我们自己走过去。还好的是这一段路都是比较松软的土,一脚踩上去可以有地方落脚,而且心里面想着即便是掉下去都是土,估计也不回太碍事。100多米的一段路,其实也没走几分钟就快速的过去了。中间我们的队员多加用铁锹挑了几个装仪器的包,中间一个包掉下去了,我看情况不妙差点放弃这个包了,还是多加能干,快速跟着下去,很敏捷地就把包给拿回来了。


   20.jpg        21.jpg

   22.jpg        23.jpg

图9  提心吊胆过断

几经周折经过了断路的山路,总算是完全进入墨脱了。过来之前我们就联系好了墨脱这边一个门巴族小伙罗布江增的皮卡车,说好了他在断路这头接我们,我们过去以后电话联系,过去后发现这一路段信号非常差,断断续续好几次,总算联系到了罗布,7:30的时候他接到了我们赶往墨脱。晚上快十点钟赶到墨脱的时候大家已经精疲力尽了,但是很快也发现一个让人难受的问题,墨脱县城整个网络不通了,中国电信完全没信号,只有中国移动偶尔可以打通。试了好几次总算用移动的卡号给家人报了个平安。吃饭的时候发现餐馆里面很多菜没有,原来也是由于路断了菜进不来,而且连汽油、柴油都进不来,很多车已经不能跑了。看到这些我们也庆幸我们的车没有开进来,否则完全会被困在墨脱。此外,由于整个县城断网,宾馆不接受信用卡刷卡,只要现金,搞得人有点措手不及,幸好考虑到藏区情况特殊,身上备了一些现金,才不至于让我们没有宾馆可住。

休息好以后,第二天一早就开始直奔最南边的背崩乡开始收台了。这一路基本上还算顺利,比我们原先担心的情况好很多,虽然沿途经过了50多个滑坡塌方点,很神奇的是我们的仪器都很幸运的避开了这些滑坡塌方点,好几个仪器距离大的滑坡只有几米的距离,这也要感谢布设仪器的老乡,仪器布设的时候我们就一再强调第一是人员安全,第二是仪器安全,然后尽可能选择噪声少的地方布设仪器,在仪器安全方面组员们都尽量做到了最好。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损失了一台仪器。这台仪器放置的地方有明显的大水冲刷的痕迹,而且在马路上我们看到了装仪器的红塑料袋沿路的碎屑,还有旁边10几米的地方我们放在袋子里面的卡片。我们估计是旁边连续大雨形成的小心瀑布把我们的仪器整个冲了出来,被路过的司机误认为什么稀奇的东西拎出来看了半天或者拿走或者扔到雅江里面去了。后面和墨脱县袁局长沟通了此事,他要了我们这个仪器的很多照片,帮我们转发到墨脱当地微信群,看看有没有人见过。这是我们这次396台仪器中唯一丢失的一台,比预期的好了很多。


   24.jpg        25.png

图10  仪器遗失现

经过大家非常紧张的努力,我们在天还大亮的时候收回了100多套仪器,又一次赶到了断路的地方。这次和前面相比,我们的负担是大大增加,每一箱仪器有40斤。但是好的一点是经过墨脱县政府和相关单位的共同努力,在断路的地方开出了一条相对安全的可供行人通过的临时便道。刚刚到达断路的地点时,正赶上开路的挖掘机停止工作,我们一起的几个人先快速沿着上次的小路到达了断路的对面去看看对面是否有车辆可以用,因为这次和前面来的时候不一样,箱子里面装满了一起,摩托车肯定不行,只能找越野或者皮卡车才能把我们的仪器拉走。我留着这头看护我们的仪器,运气也还是不好,就在等待的过程中挖掘机再次开动开始修路了,所有行人一律停止通行。问了以下施工方的指挥人,他给与的答复是目前要尽快修路,挖机要工作到没油才停,我们也只能等待,等待期间,联系好了被仪器的老乡。刚刚几分钟雨又下的越来越大,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等待了近乎一个小时,终于开始放行了。看到新开出的路更安全,我建议背仪器的老乡都走新开的路,但是他们不太情愿,因为新开的路要走一个大的上坡和下坡,他们更愿意走昨天那个羊肠小路,算是捷径。为了保证他们和仪器的安全,在我强烈要求下老乡跟着我一起爬坡背运仪器,经过几个来回终于把仪器都背过了断路的地段。联系好一台霸道越野车也等在那里把我们的仪器拉回到了80K。

26.jpg

图11  断路地带仪器背运

经过艰苦的折腾,总算基本圆满完成了本次观测任务,除了一台遗失的仪器,其余395台仪器全部收了回来。这算是一次非常有挑战性的野外观测,墨脱当地人和我们说,4月份到8月初,墨脱的晴天没有超过一周,这也导致了最近墨脱公路频繁的滑坡,我一路标记了60个滑坡点,能收回395台仪器已经是非常幸运。有几天收工都是非常晚,组员们在车里靠着仪器都能睡着。


   27.jpg        28.jpg

图12  仪器分布和滑坡点位置(左)、车里小憩的劳累一天的组

原来我们这趟野外选定的布台时间是3月,收台时间是4月,那个季节避开了雨季,是比较安全适合野外的时段。而且布台的地方沿着几十里的桃花沟,4月份是桃花盛开的季节,非常美丽。由于疫情影响,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在一个风险较高的季节完成了这次野外,也没有目睹到4月桃花盛开的美景。但是欣慰的是圆满完成了此次观测任务,这期间的经历对于以后开展工作也是宝贵的财富。此外,目前从林芝派镇到墨脱背崩乡正在修一条路,那条路沿着东西方向更好地跨越了南迦巴瓦,期望未来有可能沿着这一条东西向的道路能进行一次观测。野外工作已经告一段落,后续数据处理和分析会很快开展,结果让人期待,希望我们能得到一个让人耳目一新的结果。同时也再次感谢所有参与野外的兄弟伙伴们,感谢当地给予支持的袁局长和兰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