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科考
当前位置:首页>科学传播

藏匿于醉美亚东的“杀手”——G562沿线地灾

文章来源 :
2021-12-27 11:56

浓郁的乔木林、高悬的瀑布、奔涌的急流,统统集结于此,没错,这就是“西藏小江南”——亚东。

亚东,藏语又名卓木,意为险峻谷,位于祖国西南边陲,县域界于东经88°52′—89°30′,北纬27°23′—28°18′,隶属于西藏自治区日喀则市,是我国重要的边境要塞之一,这里“一眼望三国”,北邻白朗、康马、岗巴,向南楔入印度与不丹,西南方向便是印度著名的“西里古里走廊”。 如今的亚东已成为我国与印度、不丹进行贸易往来和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


图片 13.png

亚东的重要战略地位

这座边境小城,不仅战略位置关键,自然景色也是美的不可一世。亚东县位于喜马拉雅山中段,南北向地势起伏剧烈,中部被高耸的卓木拉日雪山分隔,自南向北呈现出非对称“几”字地形,整体为北部宽高、南部窄低。从康马县沿着G562一路向南,海拔逐渐攀升,地势趋于平缓,一望无际的草地平铺开来,湖泊嵌于其中,“水心如镜面,千里无纤毫”,黑色棋子缀于湖旁——原来那是牦牛。俯身慢饮、低哞深鸣,微风轻拂、水光潋滟、细草慢舞,一幅典型的高原草甸美景画,悠远意境让人无法自拔。


   图片 16.png        图片 17.png

G562沿线优美草甸风光

这样的风景画一直绵延到喜马拉雅山脊线,到达卓木拉日雪山。她是亚东县民间传说中与珠峰并列的七仙女之一,海拔7326米,与山脚下的多庆湖一起被誉为神山圣湖。卓木拉日雪山横贯于亚东县中部,山峰西侧在中国境内,东侧在不丹王国境内,峭壁陡坡导致亚东县南北山麓气候迥异,地貌景观差异显著,北侧气候高寒干旱,表现为高山草甸风光,而南侧则变幻为亚热带半湿润季风气候,植被茂盛,气候湿润。


   图片 22.png        图片 21.png

直插云霄的卓木拉日雪山


   图片 23.png        图片 24.png

明镜如洗的多庆湖                                                           如茵的多庆湖湿地

(多庆湖图源:亚东县人民政府网)

从卓木拉日雪山南下,海拔骤降,山险坡陡,G562盘旋于峻坡陡壁上,“山路八十弯”一直绵延到南部腹地——亚东县城。亚东县城地处深切沟谷内,印度洋暖湿气流涌入沟内,使得这里成为湿润温暖的天然氧吧,其风光相比之下表现得“浓妆艳抹”,葱郁林木、白浪激流、碧空白云,俨然一幅鲜艳的水彩画。不论是日升之时的金光笼罩,还是日落之时余晖洒落,都能在此一饱眼福。


图片 15.png

深切沟谷内中的亚东县城


   图片 26.png        图片 29.png

亚东县城以南G562沿线                                              夜色下亚东县城内湍急的亚东河


   图片 25.png        图片 1.png

日出时金光笼罩山头                                                           日落时红日与雪山辉映   

 (图源:亚东县人民政府网) 

敲黑板!我们的重点关注对象可不是这些美景噢,而是那些“藏匿”于亚东醉美面纱下的“杀手”——散布于G562沿线的地质灾害。

G562国道是拉萨经日喀则通往亚东口岸的重要交通线路,不仅提高了沿线民生发展水平,而且在巩固我国边防安全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具备重要经济价值的同时还兼具南亚交通廊道建设发展的战略意义。因此本次G562沿线灾害调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由于喜马拉雅山南麓地势较低,高山陡峻、沟谷深切,因此该地公路多以削坡方式建于陡壁上,这就导致原本相对稳定的斜坡欠稳甚至失稳,在公路沿线埋下一颗颗不定时“炸弹”。 这些“炸弹”类别参差、威力不同,那它们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又是如何被我们的火眼金睛识别出的呢,别急,先上图:


图片 5.png

典型崩塌、滑坡、泥石流示意图

(图源:公众号“桔灯勘探”)

第一类典型“炸弹”——崩塌,它是指陡峭斜坡上的岩体或者土体在重力作用下,突然脱离母体,发生崩落、滚动的现象或者过程。在我们本次亚东县G562国道的灾害调查中,最为发育且分布最多的当属崩塌灾害。亚东县气候湿润、降雨丰富、植被茂盛,因而植物根劈作用显著、流水浸润强烈、裂隙切割破碎、岩体风化严重,加上公路开挖造成临空面陡立、基岩裸露,导致斜坡体极易剥离坠落,对坡脚紧挨的公路造成极大运行隐患。562国道一侧是“天上飞石”的恐惧,另一侧是“悬崖绝壁”的惊险,这条通往口岸之路属实“多舛”。通常而言,崩塌灾害的防治措施包括坡面防护网、坡面混凝土素喷、坡脚挡墙、棚洞等。



   图片 6.png        图片 8.png

亚东县把仓村G562-K771崩塌                                                  亚东县雄乃村G562-K823崩塌  

第二类典型“炸弹”——滑坡,又被称为“走山”,是指斜坡上的土体或者岩体,受自然或人为因素影响,在重力作用下沿着一定软面顺坡向下滑动的现象。听起来或许有些抽象,那就上图:


图片 4.png

滑坡灾害示意图

(图源:公众号“地灾防治国家重点实验室”)

在562国道上,也发育几处大型滑坡,远远望去极似“鬼剃头”,植被覆盖情况与周边形成鲜明对比;走进细瞧,表面散布土石堆积体,滑坡周界清晰,坡面倒下的线杆昭示着这颗“炸弹”的余温,是的,这个滑坡还“热乎着”,是现代滑坡,且坡体下部凸起部分可能为二次滑坡迹象,这颗“炸弹”或许还在“酝酿”,对562国道而言是极其可怕的存在。沿线的滑坡灾害多已设置防护网、挡墙、格构、锚索等结构,对滑坡灾害的发育发展起到一定程度的阻滞作用。


图片 18.png


图片 10.png

亚东县枪丕隆G562-K817滑坡

下面就轮到第三类典型“炸弹”——泥石流。泥石流是指在山区或者其他沟谷深壑,地形险峻的地区,因为暴雨、暴雪或其他自然灾害引发的山体滑坡并携带有大量泥沙以及石块的特殊洪流。从概念来看,地形、物源、水源是泥石流灾害发育的三大必备条件。不过亚东地区562国道沿线并未调查发现明显的泥石流灾害,这并不代表泥石流不会在此发生,或许它们正在“伺机而动”。这类“炸弹”的威力可是不容小觑,上几张图来感受一下:


   图片 20.png   图片 27.png

   图片 28.png   图片 31.png

科考途中的泥石流

(拦砂坝、挡墙、排导槽等结构均已遭到泥石流的严重摧毁)

科考路上“危机四伏”,我们的任务就是拨茧抽丝、窥探沿线地灾,总结灾害分布规律、查明其发育机制,为口岸、交通线路等重大工程建设提供参考。

青藏科考,我们一直在路上。


参考文献:

[1]亚东县人民政府网站:http://www.ydx.gov.cn/

[2]认真科普的“地灾防治国家重点实验室”. 关于滑坡的线索,也许我们可以“剧透”[EB/OL].(2021-01-28)[2021-10-27]. https://mp.weixin.qq.com/s/qMmfNpiMzCVlrG3Am9DPuQ 

[3]桔灯勘探. 剖析重大地质灾害的元凶[EB/OL]. (2016-07-22)[2021-10-27]. https://mp.weixin.qq.com/s/JG1iaKGk76hqWK_MUetTEg


作者:王双娇,李志清,马凤山,赵海军,郭捷

单位: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

资助项目:第二次青藏高原综合科学考察研究(No. 2019QZKK0904)资助